【大唐精神在海外】湄公河畔,不尽狂澜逐梦人


日期:2020-05-26 14:22:03

“志之所趋,无远弗届,穷山距海,不能限也;志之所向,无坚不入,锐兵精甲,不能御也。”

 

今年夏秋两季,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出现了极其罕见的高温少雨天气,40度以上的持续高温燎灼着大地,干枯了河流、摧毁了大部分农作物……在这异常艰苦的环境下,5月17日到10月20日,大唐(老挝)北本水电有限公司移民环保部三位同志,走进了干旱最严重的北部地区,展开了为期5个多月、横跨湄公河两岸三省(沙耶武里省、乌多姆赛省、波乔省)5县(香洪县、柯县、孟恩县、北本县、巴塔县)34个村落的北本水电站库区实物指标复核调查工作。在这场堪比“荒野生存”的征程中,他们践行初心、不负使命,从他们身上,当地政府、百姓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北本水电项目、中老命运共同体建设给他们带来的美丽光景。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移民,有“天下第一难事”之称;完全不同于国内的政治背景、民族背景、文化背景、经济背景和宗教背景,使境外项目移民更是难度倍增。北本水电站位于老挝北部山区,地形复杂、环境恶劣,经济极其落后,许多地区刀耕火种;今年旱灾粮食欠收,一些村民靠河边淘金挣5万基普(约合人民币40元)勉强维持一家老小生计;民族众多,民情既纯朴又剽悍,常为些许利益抡刀动枪;宗教习俗多样,禁忌诸多不容冒犯。参加此次实调的除了北本公司的刘阳、周杰、粟海斌三位同志,还有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移民分院的十余位中老籍员工,以及三省5县的移民安置管理小组(RMU)成员、县政府工作人员。RMU和当地政府官员心存疑虑,怀疑“中国人”的“共商、共享、共建”“互信、互助、互惠”是否说得比唱得好听;怀疑这帮“大唐人”有没有能力开展这项工作,还专门派出了公安人员随同,以便随时解救。

而实调工作刚开局就出现了问题。先是昆明院两位中国籍员工夜里被虫蝎咬伤;5月30日,一位老挝籍员工又因蚊子叮咬突患致人死亡的登革热;调查途中又遭遇了潜伏在杂草丛中的草蜂窝——这种蜂群起攻击时可致人死命……一时间,这支队伍里出现了畏惧情绪。此时,49岁的共产党员、北本公司移民环保部副主任刘阳站了出来。作为业主单位现场代表,他召集中方人员中全部4名党员,组成了“火线”党小组。一个坚强的战斗堡垒在艰苦的任务和艰难的环境下立了起来!作为召集人,刘阳发挥出了先锋、表率作用。每天清晨,他第一个起床,再次检查前一天准备的物资、设备、药品,再次向队员们叮嘱要注意的安全事宜。途中,他是“趟雷”的排头兵。工作时,他是严厉的“雷神”,容不得丝毫马虎。休息时,他是“厨师”和“净水器”——食物短缺,他用极少的食材为队员们烹调尽可能合口的方便面;没有饮用水,他自制过滤器过滤掉山泉水里的浑浊泥沙;晚上,安全员出身的他又化身“老师”,培训安全知识,讲解和示范心肺复苏、烧伤、烫伤、割伤、骨折等现场紧急救护技能和急救技术。深夜,他又当起了“保姆”,逐个检查队员帐篷是是否密闭,避免蛇蝎进入咬伤……

榜样激励士气,在“火线”党小组的带动下,队员们战斗力暴增,冒着高温,仅用22天,就高质量完成了沙耶武里省境内库区五个自然村的实调工作,比预期整整提前了一周。高强度的连续作战,让RMU人员吃不消了,瘫在地上不起来,大眼汪汪地说:“走不动了,休息一会儿吧!”“bai bai bai。”(走走走)每逢这种情况,刘阳就把他们从地上拉起来,背过他们的装备,搀着他们奔向下一户。

然而,当转战乌多姆赛省时,意外发生了。那天在坝西村测量一处落差七八米且杂草丛生的冲沟时,带路的村民阿瓮怂了,坚决地说:“有蛇,我不走前面!你们走前面吧,我给你们指路!”场面瞬间僵住了。刘阳接过阿瓮手里的砍刀:“我来开路!”他劈荆斩棘开出一条路,自己却滑倒,站都站不起来。这时大家才知道,他左腿膝盖去年骨折,至今仍打着钢钉。阿瓮和村民们满脸羞愧,随行的RMU人员们也感动得不行,一涌而上把他抬下山,一路上纷纷拍着他的肩膀,用刚学的中国话说:“你好棒!”

这次受伤虽然让刘阳一个多月不能下蹲、入厕艰难,但是,RMU和当地政府人员的心,和中方人员的心,贴紧了。

 

“大厦之成,非一木之材也;大海之阔,非一流之归也。”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北本水电站位于沙耶武里和乌多姆赛两省湄公河界河上,是老挝政府规划中的湄公河干流第一级水电站,承担着改善当地水陆交通、农业、旅游条件,提升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群众生活水平之任,肩负着推动中老命运共同体建设之责。完成这一重任,除了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更需要对老挝人民饱含深情。周杰和粟海斌,这两个分别从四川、广西大山里走出来的年轻人,就与当地群众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

贫穷限制了想像力,却放大了头脑里的“问号”。越往库区深处走就越偏僻越落后。几乎没与这片热带雨林之外的社会交流过、又没什么文化的会撒娥村村民们,不知道什么是水电站、不知道为什么让他们搬离家园,更不知道这帮人是来干什么的。他们用怀疑的眼光盯随着实调队员们,担心自己这一点点财产也会失去。这种疑虑越放越大,目光也越来越警惕。为不激化矛盾,调查工作并不顺利。

孩子们却觉得新奇,带着饥饿好奇地远远地跟着实调队员走——饥饿,是看得见的。周杰和粟海斌掏出充当午餐的饼干递给孩子们,孩子却用眼神继续要。孩子越来越多,饼干掏完了,方便面掏完了,孩子们开心了,饿着肚子的周杰和粟海斌也很开心,反正一时半会没事做,干脆教孩子们玩起了老鹰捉小鸡。很快,刘阳和昆明院的小伙子们也加入进来,孩子们欢笑着,村民的目光也缓和了很多,逐渐回归到纯朴,彼此间开始了交流,虽然仍不完全明白“为什么”,但开始配合实调工作。

为了保证村民们的利益,周杰和粟海斌全程跟踪实调人员:“测量房屋皮尺必须拉直了。”“这块地不规则,不能直接量一个长和宽。”“这两户的界线必须由他们和村长一同确认。”他俩还随时随地地不厌其烦地抽查数据,以至于昆明院的同志说“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业主。”而“这样的业主”却赢得了村民们的信任。他们腾出了最好的房子供队员们住宿,主动打来水,主动送来仅有的“好”食物,主动为他们烧火做饭——尽管是酸辣口味的野菜,但村民的纯朴又深深感动了队员们,双方的感情越发深厚。

自此,周杰、粟海斌,以及全体中方人员,每到一处较大的村镇,都自费为下一个村子里的孩子购买大量饼干、糖果;村民们则用质朴的热情给予回报,甚至杀鸡杀猪杀羊招待队员们。这是村民最珍贵的财产,队员们只能用更加地忙碌来掩饰内心的澎湃。大家的工作越发认真,头顶炎炎夏日,脚踏湿哒哒的地面,平均每天在空气由上而下传递炎热、又由下而上传送闷湿的热带雨林中行走20余公里。刘阳总结说,这是对老挝人民的感情化作了使命感、责任感。

怀着这样的使命感、责任感, 7月下旬,周杰妻子临产。他匆匆回国,女儿出生没几天,就匆匆返回实调一线。9月初,粟海斌奶奶手臂骨折住院,海斌是留守儿童,是奶奶一手带大的。看着视频里奶奶痛苦的样子,他泪水直流——但他最终没有回国陪伴奶奶,因为忠孝不能两全。

在34个村的调查中,队员们和村民们没有发生过哪怕一次争吵。RMU说,这是“奇迹”;RMU及当地政府人员,以及34个村落村民们的越来越确定“大唐人”一定能够践行“建一座电站、富一方百姓、带动一方经济”的诺言。

9月30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中国驻老挝大使馆姜再冬大使在与乌多姆塞省省委书记兼省长坎潘会晤时,特别指出,北本水电项目是中老两国合作的大型项目,只有大型项目的密切合作才能使中老命运共同体行动计划的落地。坎潘表示,乌多姆赛省极其重视北本水电项目的开发建设。他说,在今后工作中,凡需省里审批的将立即给予审批,凡需省委省政府上报中央的将立即上报,一定要为北本水电项目的开发建设创造良好条件。

10月1日,三省RMU及政府人员,以及所在村落的村民们,用当地传统,牢牢牵着彼此的手,向实调队员们祝以节日祝贺。

就在此前两天,队员们为村民测量土地时发现了两枚锈迹斑斑的炸弹。当地政府人员说,这是当年美国在越战期间丢下的——尽管这里距战场很远。他说,人家给我们送来的是炸弹,你们给我们送来的是发展。